发布信息请严格遵守法律法规  |    |  客服中心  |  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国际观察 » 正文

乌兹别克独立30年,经济倒退50年,时光停滞让人仿佛置身于苏联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2-01-28  浏览次数:18
核心提示:自1991年9月1日独立以来,乌兹别克斯坦长期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,与外界的交往很少,被称为最难办理签证的目的
免费影院在线看最火影视 https://www.mianfeiyy.cc

自1991年9月1日独立以来,乌兹别克斯坦长期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,与外界的交往很少,被称为最难办理签证的目的地之一。

2016年9月2日,执政长达25年的总统卡里莫夫去世。新总统米尔济约耶夫上台后,发生了一些难以想象的变化,其中之一就是引进外国人才。

来自白俄罗斯的一家5口,在首都塔什干住了5个月。夫妇二人来到这里的第一印象很奇怪,好像自己回到了30年前的苏联,实在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时光停滞的乌兹别克

乌兹别克斯坦,位于中亚腹地,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“双重内陆国”之一,自身和周边五个邻国都无出海口。国土面积44.89万平方公里,人口3438万。境内80%是平原,但主要是一望无垠的荒芜沙漠,人烟稀少。人口主要居住在东部群山环绕的费尔干纳盆地。

乌兹别克属严重干旱的大陆性气候,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地区之一,降水稀少,日照充足,瓜果香甜。

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支柱产业是“四金”:黄金、“白金”(棉花)、“黑金”(石油)、“蓝金”(天然气)。目前,乌兹别克天然气开采量位居世界第11位,黄金开采量位居第9位,铀的储量排名世界第7。

乌兹别克盛产优质棉花,是世界第6大棉花生产国和第2大棉花出口国。棉花是主要外汇来源,也消耗了全国65%的水资源用于灌溉,导致了社会、生态和环境问题。

每年9~11月的摘棉花季节,上百万的老师、医生、公务员、企业职工、工程师和建筑师,都要无偿到棉花地里干几个星期农活,因为手工摘的棉花更值钱。

卡里莫夫说,“从古到今,棉花一直被视作洁白和精神纯洁的象征。只有拥有高尚灵魂的人,才有资格采摘棉花。”

乌兹别克斯坦的大部分酒店只能淋浴,而且淋浴有时间有限制,因为水资源紧张,到处限制用水。

虽然自然资源丰富,乌兹别克经济却一直难有大的起色,仍然没有摆脱靠天吃饭的局面。农业生产起伏大,工业对自然资源的依赖性强,生产很不稳定;轻工业薄弱,生活日用品严重依赖进口。

2020年,人均GDP为1685美元,失业率约18%,20%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。

首都塔什干,具有2500年的历史,地处古丝绸之路上的必经之路,有“太阳城”之称,我国古代的张骞、法显、玄奘都曾留下过足迹。

塔什干是中亚地区第一大城市,是前苏联第四大城市,仅次于莫斯科,圣彼得堡,基辅,当年有“工业之都”、“航空城”之美称,能生产大型飞机。

苏联解体后,塔什干沦为“工业锈带”。作为一个拥有250万人口的首都,城建水平停滞不前,许多苏联时代留下的旧街区,俨然已成为贫民窟。

目前,全国只有62%的城镇居民可以享受基础医疗服务,医疗条件较差,尚未建立全民医保,仅诊疗部分免费,药品需要自己掏钱。

值得一提的是,46岁的乌兹别克体操传奇人物丘索维金娜,因为孩子患白血病需要高额的医疗费,“你未痊愈,我不敢老”,“女本柔弱,为母则刚”,8次出征奥运,为儿子治病而战。

2018年通胀率为14.3%,2019年为15.2%。

许多民众对经济状况不满,认为甚至还没有前苏联时期过得好。

从数据看,这种抱怨不无道理。

1970年,苏联的人均GDP就达到了1750美元,而2020年乌兹别克的人均GDP仅为1685美元,还达不到50年前的水平。

可以说,乌兹别克经济倒退了50年。

倒退的原因何在?

政局动荡

独立之初,卡里莫夫就提出“强总统、象征性议会”的治理原则。

乌兹别克的国内政局,体现出地域、利益集团博弈的浓厚特色。7个地域集团分别把持一块,彼此敌对,争斗不休,经常引发国内政局动荡,甚至爆发冲突。

乌兹别克腐败猖獗,卡里莫夫之女卡里莫娃权倾一方,被称为中亚最富有的女人。

执政长达25年的卡里莫夫,长期大权独揽,冻结各项改革,还自我孤立,搞出一套既反俄又反美的奇特政策。

作为中亚第一人口大国,乌兹别克具有强烈的大国雄心,以帖木儿帝国的正统继承者自诩。

一方面,它与周边各国因水资源、飞地、民族、宗教等问题,冲突不断,立场强硬。另一方面,乌兹别克对俄罗斯介入中亚地区,敢于说不,在许多问题上给足了俄罗斯难堪。

2005年,因不满美国的制裁,卡里莫夫要求美军撤出在乌兹别克的汗阿巴德空军基地,乌美关系陷入僵局。

有专家认为,新总统米尔济约耶夫缺乏卡里莫夫那种冷酷而敏锐的高超手腕,难以平衡国内各种派别。乌兹别克前景不妙,有可能成为中亚的南斯拉夫。

人口问题

乌兹别克人口3438万,有134个民族,其中乌兹别克族占78.8%。

各民族大都跨界而居,犬牙交错,矛盾突出,冲突不断。内部缺乏有效管控,没有天然纽带,凝聚力和自我组织力弱。

独立伊始,因为鼓励生育和“当英雄母亲”政策,乌兹别克斯坦的人口增长较快。

2010年,卡里莫夫掉转头来,铁腕控制人口,一面强制对少数民族、特别是对俄罗斯族妇女强制绝育,一面对外“出口新娘”。

当年北京“天山人间”扫黄,扫出来一批“俄罗斯女子”,经查实,其实她们都来自乌兹别克斯坦。

当前,乌国内年轻人比例高,接近65%,存在比较严重的失业问题,普遍看不到希望,怨声不断。

底层年轻人积攒了普遍的不满,而这种不满为极端主义的散播提供了合适的培养基。

乌兹别克斯坦一直受困于极端势力。费尔干纳、撒马尔罕和布哈拉地区,被认为是中亚极端主义的温床,虽然屡经打击,却仍然强大。

前景难料

鉴于自身的脆弱性,乌兹别克斯坦一直强烈希望阿富汗保持和平与稳定。塔什干甚至心甘情愿地扮演了一个中介角色,力劝塔利班和阿富汗当局握手言和。

如今,塔利班快速拿下阿富汗,让乌兹别克倍感紧张。

一旦塔利班分支向外渗透、扩散,和乌兹别克内部的极端势力合流,内外共振之下,乌兹别克将面临严峻考验。

乌兹别克斯坦,正陷入外部地缘博弈和内部治理的双重困局之中,成为未来中亚局势最为关键的变数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购物车(0)    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